当前位置:美狮彩票 > 美狮彩票小说 > 坐牢的李敖和犯错的萨特 自由主义的李敖为何总

坐牢的李敖和犯错的萨特 自由主义的李敖为何总

文章作者:美狮彩票小说 上传时间:2019-09-18

强xx犯比政治犯坐牢要实惠得多 下半身“不要与大脑争出头,用你固有的特色,去玩吧。 强xx犯比政治犯坐牢要实惠 有谁如李敖般恶搞,海峡两岸无出其左右。一部《虚拟的十七岁》金瓶梅式的宣传推广,喊彻云天,其实,离题万里,色情狂们大呼上当,严肃文学的读者唯恐避之不及,有个台湾地区男性友人,竟然都不好意思去购买《虚拟的十七岁》。虽然恶搞,但这本书还是李敖的重要作品。 书中开篇,李敖就大呼说:“强xx犯比政治犯坐牢要实惠得多”,乍听起来,惊世骇俗,他所谓“大头惹祸,小头吃亏”。书中借他人之口问道,你出狱之后不是及时行乐,获得“补偿”了吗?李敖反问:我坐牢那些日子呢?我的西门庆生活本可以更长的! 他也许用这种极端的方式,说明现实社会里的文化困境,学术其实是简单人的简单事,因为只有一个标准“真与假”,但现实社会里,“复杂”的人们是放不过“简单”的学术的,或者说,不会让学术“简单”下去。李敖的现世作品,似乎总也挣脱不了纷争,这本《虚拟的十七岁》同样如此,他和“中华民国”的恩仇宿怨,遍及本书,力透纸背,这份恩仇,并不是个人与群体的,而是,哲学和Politics的对撞,这就脱离了个人层面的恩怨。有的人,越是执着于某些信仰,越是无法和Politics相妥协,人数不多,李敖就是一个。 坐牢的李敖和犯错的萨特 自由主义的李敖为何总是“痛苦” 存在主义的萨特为何总是犯错 自由主义和存在主义,有相通的地方,也有相异的地方,自由主义很“痛苦”,存在主义很”容易犯错“,李敖不断的坐牢,“大头”连累了“小头”。而萨特呢,20世纪下半叶,总是在不断的犯错,李敖几十年间没离开小岛,而萨特呢,环游世界,哪里是热点,哪里就会出现萨特的影子,他跑到南美洲痛骂法国,回到祖国遭到通缉,他不选择流亡,而是死抗,戴高乐这样的威权人物也不得不对他下刀慎重。萨特认为”正确的“人和势力,结果被证明都没有那么正确,萨特寄予厚望的人,大多都让他感到失望透顶,所以,萨特对人、利益集团的评价,被人们嘲讽,萨特是无奈的,好在,他总是闻错即改,所以,萨特应了中国人的老话——猪八戒照镜子,里外不是人。不过,这也说明,萨特是属于自己的,是真正独立的知识分子。 那为什么李敖总是痛苦,萨特总是犯错呢?存在主义是”先存在,后本质“,先接受一个“存在”,然后去做出评价和判断,先接受后判断,这是萨特总是犯错的哲学原因。而自由主义的李敖,则是对“存在”本身先作出判断和评价,先本质,后存在,先做出判断,然后再做出选择,选择符合自己价值观的“存在”,我们很难说李敖做错了什么,但是,他的痛苦却极其巨大。萨特做错了很多,但是他的痛苦显然没有自由主义者那样的深入骨髓。 无论是李敖还是萨特,他们的痛苦和犯错,是哲学和Politics的对撞和互动。 智慧型的下半身 李敖在书中,提出“强xx犯比政治犯实惠”之后,又创造了一个新概念“智慧型的下半身”。 什么是“智慧型的下半身”?在《虚拟的十七岁》里,作者指出“下半身的职责,是快乐。性,是快乐的工具”。李敖说了一句有点冷的玩笑话,下半身“不要与大脑争出头,用你固有的特色,去玩吧。”他让我们普通人,蝼蚁之辈,经营好自己的快乐。 如果我们不懂坦克车的威力,偏偏要去尝试经历,那就是很傻的了。无论是鲁迅,还是李敖,似乎都反对人们迎着坦克车上,不迎着怎么办,痛苦和不公是存在的,于是,李敖在北京曾经谈过两个方法,一个是反求诸己,做好自己的心理调试,另一个反求之于Constitution。极乐世界只存在于宗教信仰里,佛家讲是轮回下辈子,而非现世。所以,与其画饼充饥,不如老老实实“痛苦”着。于是,人们便去思考“下半身”问题,这是一个哲学在被Politics痛打和折磨之后,必然的遁迹之路,有的朋友不理解xing学是怎么回事,xing学是一门哲学。 智慧型的大脑,注定是痛苦的,无论是李敖还是萨特,都是如此。哲学永远在在现世中尴尬、局促、寂寞和绝望,李敖在岛内,哪里有不公就写文章批判,不怕坐牢;萨特在地球上,哪里有压迫和不公也是亲身赴难,不怕犯错,然而,他们越痛苦,他们的理想就越渺茫,他们越犯错,他们的处境就越边缘,他们越抗争,反而失败得就越快,他们越呼喊,反而声音就越低小。 “智慧型的大脑”是一个被现实敲打得头破血流的谎言,“智慧型的下半身”是一个刚刚扬帆启航的理想,李敖痛苦,萨特犯错,我们该何去何从……

本文由美狮彩票发布于美狮彩票小说,转载请注明出处:坐牢的李敖和犯错的萨特 自由主义的李敖为何总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