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美狮彩票 > 美狮彩票小说 > 徐老师以及陈会计两口子没敢耽搁

徐老师以及陈会计两口子没敢耽搁

文章作者:美狮彩票小说 上传时间:2020-02-01

三十四 为了庆贺当选上班副,刘钢蛋特地请林淼去镇上的包子铺海吃了一顿。 回来的路上,他们看到一个路边摆摊卖袜子的在挥泪大甩卖,一块钱一双,买十块钱的多送一双。天气开始慢慢转冷了,反正又这么便宜,林淼想买十块钱的,可是已经卖到后,已经没有别的款式的了,没有挑选的余地,只剩下黑色的袜子。 看到林淼在犹豫,卖袜子的摊贩更加热情。 “同学,这么便宜的袜子,过了这村没这店,赶紧买吧!别等着回去后悔。” “可是只有黑色的了,我想再要点别的颜色的。”林淼说。 “嗨!这你就不懂了吧!全买一样颜色的是有好处的,袜子这东西容易丢,颜色一样丢了一只随便再拿一只就能配上,跟原来一双没两样,颜色不一样反倒麻烦了,一眼就能让人看出来不是一双,你想想是颜色一样的好还是不一样好?” 这话说的在理,让人不得不服,林淼一下子就买了十一双带回了学校。 结果过了半个月,睡在林淼对面上铺的王飞实在看不下去了,一天晚上对林淼说:“懒死你了,怎么半个来月你连袜子也不换一双?” 听了这话,知道真相的刘钢蛋在床上乐得直打滚。 王飞原来的成绩很好,在班里从来没出过前友名,可近却在直线下降,前三十名都不到了,班主任找他谈过几次话,也没弄清楚原因,而且晚上也很反常,有时别人都睡着了他才偷偷摸摸的回来。 直到有一天的自习课,一个中年妇女闯进了高一六班的教室,才揭开了这个谜底。 这个中年妇女穿着很时髦,看得出年轻时是个美人坯子,不过现在身体已经发福,她两眼像刀子般在屋子里扫了一遍,问:“谁叫陈美希?” 大家有些莫名其妙,陈美希怯生生地站了起来。 “我是。” 中年妇女二话不说,几步到了她的跟前,对她脸上就甩了一巴掌。 “你这个小狐狸精,从小就不学好,勾引我儿子,我打死你个小贱人。” 看着陈美希白皙的脸上几个通红的手指印,大家都呆住了。 “我儿子为了你,跟家里吵了两天,学都不愿意来上了,你个害人精,以后再敢缠着我儿子我撕了你。” 中年妇女越说越激动,又要动手,刘唤弟眼看着同桌又要吃亏,赶忙拉住了她,隔着不远的徐美欣也过来帮忙,阻止了那个中年妇女继续动粗,有人急忙去办公室告诉了班主任徐老师。 “你个骚货,家里没人管教,勾引我儿子,他在家躺着两天多不吃不喝,为了你闹绝食……” 陈美希只是捂着脸一声也不吭,眼泪顺着指缝流了下来。 机灵点的人隐隐约约感觉到了,王飞这两天没来上课一定和陈美希有关系。 正在场面一片混乱的时候,徐老师及时赶到了,把中年妇女请到了办公室。 中年妇女果然是王飞的妈妈,进了办公室她还是余怒未息,徐老师连忙请她坐下,倒杯水递了过去。 “王飞的家长,到底怎么回事让您生这么大的气?为什么给你打过电话了王飞同学还不来上课,关于王飞同学学习上的事情,我正想去您家里进行一次家访呢!” 中年妇女掏出个日记本啪的扔在桌子上。 “徐老师你看,你看看这都是些什么东西,把我和他爸活活给气死了!” 徐老师看到日记本上有王飞的名字,自己翻开看的话有些不合适,他猜想王飞的妈妈应该已经看过,直接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 “还不是你们班里那个叫陈美希的小狐狸精干的好事,勾搭得我儿子成天茶不思饭不想,你说这学习成绩能不下降吗?” “别激动,您慢慢说” “你上次跟我说王飞成绩下降的事,我和他爸审了他好几次,怎么也问不出什么原因,趁他上学不在家,我和他爸就翻了下他的日记。”说着她又拿起桌上的日记本,气呼呼地一页页翻着“你看这上面都写的些什么东西,什么情啊爱啊!死啊活啊!去了那个小狐狸精的名字,没有别的了!他爸气的把他打了一顿,两天不起床也不吃饭,我在家也是越想越气,这不,就来你们学校找那个小狐狸精了。” 教了这么多年书,徐老师对学生早恋的事虽然不支持,但还是能理解的,懵懂年纪的冲动也是人生的一个过程,只是没想到这位家长比学生还要冲动,也有些怪自己,这么长时间,自己竟然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,真是有些失职。 “您请消消气,孩子正处在懵懂的年纪,发生这些事儿有时也在所难免,虽然我们都不希望这样,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,我们应该理智的对待,不能只是粗暴的干涉,粗暴干涉只会助长孩子的叛逆心理,对大家都没有什么帮助!” “徐老师,我今天来就是要你们学校好好管管那个小狐狸精,别再天天缠着我儿子弄得他魂不守舍,我那么好一个孩子,现在让她缠成什么样了,都快连他爸妈都不认了。” 徐老师有些哭笑不得,这些做家长的真是,总是觉得自己的孩子是天下好的,出了问题总要怪在别人家的孩子身上。 “请冷静些,学校会妥善处理这件事情,一定不会让您失望,孩子在家也让人不放心,您先回去开导一下王飞同学,尽量避免刺激他,免得适得其反。” 喝了几口水,中年妇女火气总算小了点。 “徐老师,我今天来也没什么大的要求,就是要求你们学校把那个叫什么陈美希的小狐狸精转走,别在你们学校上学了,她要是不走,我就把我儿子从你们学校转出去,到县里高中去。” 费尽了唇舌,好歹总算把王飞的妈妈劝回去了,这时候有人来报告说陈美希不见了。 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到了教室,徐老师赶紧叫刘唤弟回女生寝室看看陈美希是不是回宿舍了,又让别的几个同学去她平时爱去的地方找找,结果找来找去也没有找到。也许她一个人偷偷回家了,总不能因为一个人耽误一群人,心里虽然很着急,徐老师还是坚持上完了下午两节课,很晚了才骑着自行车去陈美希家里。 陈美希的家在十几里外的河口村,她的爸爸是一个工厂的会计,妈妈在家种地,陈会计热情地把徐老师让进屋里,又是递烟又是上茶,没有看到陈美希在家里,徐老师也顾不得客气了。 “陈美希同学今天有没有回家?” “没有啊!她不是在学校上课吗?” 陈美希的妈妈抢着说。 “她今天没有请假就自已离开学校了,我们以为她回家了呢!” “没有,我今天一天都在家呢!孩子来了,怎么会看不到?” 陈美希的妈妈也着急了。 “那你们仔细想想,她有没有什么亲戚或者同学家里可以去?” 这下两口子都急坏了。 陈会计也慌了手脚,催促他媳妇。 “还不赶紧去村里她能到的地方找找,我骑自行车去她姨和她舅舅那里看看……” “好,那我们分头寻找,我先回学校报告一下校长,发动一些学生在学校附近仔细找找。” 徐老师站了起来。 “好……好……我们分头找,这孩子可真不省心……” 每个人都是心急火燎,三个人一点儿也不敢耽搁就分头行动了。 卢校长听了徐老师的汇报后,也感觉事态严重,但眼下学生失踪还不到二十四小时,报案也没有用,只能学校自己想办法寻找。 好在天色还没有太晚,卢校长让徐老师多组织一些学生到处找找,双龙镇也不是很大,如果陈美希同学还在双龙镇,就应该不难找到。 除了高一六班,别的班也有的同学自动加入了寻找的队伍,可是一直找到天黑透了,还是一无所获。 第二天陈会计两口子骑车来到了学校,所有亲戚家他们都找了一遍,包括那些平时没什么来往的亲戚,都没有见到陈美希。 陈会计虽然家住在农村,可是因为在事业单位上班,超生的话就会丢了工作,不敢超生,只有这么一个女儿,现在女儿找不到了,两口子成了热锅上的蚂蚁,怕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。女人的心理脆弱,陈会计的媳妇儿想着想着嚎啕大哭起来,有女老师忙着去安慰她也无济于事。 徐老师给学生们放了半天假,一起去寻找陈美希,可是找了整个上午仍一无所获,就连汽车站都去了无数次,问了很多人也没有人见过这么一个女学生。 卢校长心里也很着急,中午饭都没吃就去派出所报了案,立案的警察问了一些情况做了笔录就打发他回来了,说一有消息就会及时通知学校。 接下来又寻找了整整两天,几乎把整个双龙镇给翻了过来,连周边的一些村庄都找过了,依然还是一无所获。 第三天下午,派出所给学校打来了电话,说有人在酒厂院墙后面的河沟里发现了一具穿着校服的年轻女尸,他们正在现场处理,让学校来人看看是不是失踪的女学生。 卢校长,徐老师以及陈会计两口子没敢耽搁,马不停蹄赶到了现场,在一阵刺鼻的酒糟味中间横着一条两三米宽的水沟,尸体已经被打捞上来,因为泡在水里时间太长已经发胀,可陈会计两口子还是远远地就认出了自己的女儿,悲痛欲绝之下步子都迈不动了,卢校长和徐老师扶着他们才不至于倒下。 一个花季少女就这样草率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,留给亲人的却是一生的痛苦。 刘唤弟听到陈美希死了的消息,有些心痛又有些自责,一连几天,思绪凌乱地结成一张网,越网越紧,直达心脏,一阵隐隐作痛之后,方才罢休。她恨自己没有多关心一下自己的这个同桌,如果那天多看紧她一下,就会及时发现她的出走,也许就能改变这场悲剧的上演,一切完全会是另外一种结局。 王飞的妈妈听到陈美希死了的消息,有些后悔又有些害怕,她知道人家孩子的家长随时会找上门来算账…… 过了几天,王飞也回校继续上课了,他好像不知道陈美希已经死了一样,木然的面无表情,也不和任何人说话。 可是只上了几天学,他又不来学校了,紧接着他的妈妈哭哭啼啼地找到了学校,说儿子留下一个纸条就悄悄地离家出走了,他之所以不从学校出走,是怕给学校惹来什么麻烦,还向老师和同学问好,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他想去寻找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世界,也想彻底忘了这个让他伤心的地方。 一生经历一次的青春,目的只是听一次花开的声音,看一次花落的寂然.....也许一切并不容易,伤害却常常轻而易举。

本文由美狮彩票发布于美狮彩票小说,转载请注明出处:徐老师以及陈会计两口子没敢耽搁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