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美狮彩票 > 美狮彩票小说 > 安铁见小桐桐听自己这么一说

安铁见小桐桐听自己这么一说

文章作者:美狮彩票小说 上传时间:2019-09-23

只要是个男人,看到小桐桐那副激动又伤心的样子,也不会忍心伤害这么可爱的女孩子的自尊心的。当初即使不知道小桐桐是瞳瞳的亲妹妹,也鬼使神差地带她回了家,给她买乱七八糟的东西,对于她的蛮横屡次容忍,除了长得像瞳瞳外,这丫头本身也有许多讨人喜欢的地方也应该是一个原因。 而现在,知道了小桐桐是瞳瞳的妹妹,安铁就觉得关系变得合理了,安铁也很乐见与小桐桐是这样的关系,所以,此时,安铁的确已经把这个精灵古怪的小丫头当成了妹妹,尽管这丫头喜欢叫自己大叔。 安铁看着小桐桐,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,仿佛要是说错了一句话她就随时准备大哭一场似的,赶紧讨好似的笑道:“没有啊,有没有你姐姐,我不是对你都挺好嘛,你这小丫头啊,要是乖一点,也挺可爱。” 小桐桐听安铁说完,呆呆地看了安铁一会,然后突然开心地笑了起来:“我就知道,大叔不是没良心的人,嘻嘻。” 安铁见小桐桐听自己这么一说,高兴得跟只得到了骨头的小狗似的,心里觉得很有意思,这丫头不是对什么都满不在乎吗?原来都是装的,真是个别扭的孩子。 小桐桐拿着那朵花又看了看,然后抬头对安铁说:“大叔啊,你是个送我花的人呢,我周围那些人啊,不是送珠宝就是送好玩的东西,烦都烦死了,我要那些玩意干吗,我又不是首饰架子。” 说着小桐桐嘟着嘴,一副视金钱如粪土的样子,按照安铁所想,那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想当初瞳瞳在童村对的什么苦日子,所以说,人的成长环境对人的性格影响是非常大的,过这都不是当初还是小孩的她们能决定的。 “你这丫头,我说过你多少回了,别生在福中不知福,你看现在有多少小孩连学都上不起,你想想看,现在你过再优越的日子,不也是拜你父母所赐吗。”安铁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。 “哎呀,又开始教训我了,你说那些啊,我都知道啦,你真以为我是被家里娇惯成这样的,那可就错了。”小桐桐难得正经地看着安铁说。 安铁听小桐桐这么一说,定睛看了看小桐桐,其实安铁也不觉得小桐桐是个光知道任性撒泼的小女孩,这丫头时而流露出来的聪明不是同龄孩子该有的,如果说她是性格多变,倒不如说自己不是很了解她,或者只了解了她的某一面。 “不要跟我说你的童年很凄惨,吃过不少苦?谁都不会信,你这小丫头不但鬼主意多,还很会演戏。”安铁对小桐桐不咸不淡地说着。 “哈,我看你这么说是故意激我呢吧,我才不上你当呢,如果你要是有好奇心,我可以跟你说,但我有一个条件。”小桐桐得意洋洋地看着安铁,似乎她即将说的事情非常诱惑似的。 安铁好笑地看着小桐桐点了一根烟,懒洋洋地说:“你要是不说就算了,我又不是很感兴趣。”说着,安铁看了一眼时间,道:“时候不早了,你这咖啡是不是喝舒坦了?你大叔我可不比你,还要养家糊口呢。” 小桐桐的脸色又沉了下来,刚想瞪安铁,却突然眼睛一转悠,愣是转悠出了一汪眼泪,眨巴了两下,眼里含着的泪水就要掉下来了,鼻音很重地说:“大叔,其实我的条件很简单啊,你就陪我去公园划个船就行,我家里人现在都顾不上我,我特别想玩玩散散心,行不行吗?我不会气你的,我会像姐姐那样乖的。” 如果小桐桐胡搅蛮缠安铁还知道怎么对付她,可现在看着小桐桐梨花就要带雨,我见犹怜的娇弱模样,虽然心里觉得别扭得不行,可还是狠不下心来,想了想,道:“好吧,陪你去玩一会,可是如果我要是有事就随时走了,到时候你老实回家或者乖乖去学校上课,知道不?” 小桐桐赶紧点头道:“嗯嗯,你要是有事就随时走。”小桐桐的眼里还蓄着眼泪,小嘴却咧开笑了。 安铁和小桐桐找了一个海边的公园。虽然现在海水还是有点凉,但已经有不少在海滨浴场晒太阳的游人了,在瓦蓝的海水中帆影点点,还有几艘快艇驰骋在附近的海面,让人看起来都感觉恣意和舒服。 小桐桐是光着脚走下海滩的,鞋子早就甩在车子里了,安铁走在小桐桐身后,看着一身红色衣裙的小桐桐光着小脚丫在沙滩上跑来跑去,那快活而张扬的身影竟比午后的阳光还夺目几分。 “大叔,快跟上来啊,我们租一艘小船去海里玩玩好不好?”小桐桐扭头对安铁兴致很高地说着。 安铁看着那个明媚娇艳的身影和酷似瞳瞳的脸,不由得也心情大好,对小桐桐道:“好!现在就去租船。” 安铁带着小桐桐去租船的地方,这里基本上是快艇或者小型游艇之类的船只,还有一少部分水上娱乐的工具,可小桐桐看了半天撇撇嘴,道:“都什么呀,比我家的船差远了。” 小桐桐这么一说,把租船的商户说得老大不高兴,脸都绿了,慢悠悠地说:“小姑娘别太狂,我们这里做生意有些看头了,这最新型的游艇和快艇我们最少也要进那么一两艘,你家开船厂的吗?这些都看不上眼。” 小桐桐一听,眼神虽然不善地看着那船主,可脸上确是笑眯眯的,娇声说道:“我说老板,我们现在是客人,你不想做生意就直说,财说了,我家是不是开船厂不用你操心,可你要是把我惹急了,让你买不到船我还是做得到的。” 那个老板被小桐桐凉凉的语气和看不出深浅的模样给镇住了,再抬头看一眼站在一旁脸色不善的安铁,干笑了两声,道:“这位小姐,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,哪有开门不做生意,二位看好哪只船了吗?” 小桐桐又扫了几眼那堆船只,突然眼前一亮,指着不远处停着的一艘小木船道:“要那个,那个是自己划的吧,好玩,就要那个了。” 船老板看看那艘小木船,面有难色地说:“那个,我们一般不对外租的,那船主要是观赏用。” 小桐桐蹭地从包里拿出二面块钱,塞进船老板手里,道:“我们就玩一会,不会把你家小船弄坏的。”这口气竟是不容许人家拒绝。 船老板知道今天遇到了一个蛮不讲理的主,无奈地收下钱,一边去解船一边道:“好吧,可是你们二位别划太远,否则浪大了不安全。” 走到小船跟前,安铁才去看清楚这艘的确是很精巧,估计是船主特别定做的,要不是小桐桐凶悍,可能人家不会割爱,不过话说回来了,遇到小桐桐这样的,想不妥协都难。 “哎呀,太可爱,这船多酷啊。”小桐桐腾地一声跳下船,使船身摇晃起来,从而不得不拉着刚踏入一只脚的安铁。 小桐桐这么一扑,身体的重量完全交给了安铁,安铁只感觉怀里的小桐桐软绵绵的身子热乎乎地贴上来,嘴里还不迭地嚷着:“快扶住我,要栽进水里了。” 安铁稳住小桐桐之后,人也上了船,可小桐桐却还窝在安铁怀里,很舒服的样子,扬起脸看着安铁,挺翘的小鼻子红通通的,估计是刚才撞安铁的胸口撞的。 安铁低下头,看到的就是小桐桐跟偷了腥的猫儿一样的笑容,没好气地说:“还划船不?” 小桐桐笑嘻嘻地往安铁怀里蹭了蹭,然后看着安铁绷紧的脸眯起眼睛说:“干吗啊?不要告诉我你对我非分之想啊,我现在可是在替我姐姐考验你,要经受得住哦,我的好姐夫。”说完,不管安铁难看的脸色,一屁股坐在船的一头拿起一只船桨,自顾自划起来。 安铁无奈地在船的另一头坐下,也操起一根船桨,跟小桐桐一起往更远处的海面划过去。 坐在这只小船里,有种与碧海蓝天亲密接触的感觉,海风静静地吹拂着,红凛纹似的海面荡漾着平缓的潮汐和这艘承载着安铁和小桐桐的船,使人心里特别敞亮,而安铁也很轻易地就把小桐桐之前的恶作剧挥到脑后了。 小桐桐兴许也被这海面上的景色感染,难得地像个淑女一样坐在船头,也不划船了,双手托着腮,一会看看海面,一会仰头看看天空,有时还看几眼坐在另一头的安铁,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。 “大叔,你喜欢海吗?”小桐桐轻悠悠地说着,要不是此时海风不大,安铁肯定以为她在自说自话。 “嗯,很喜欢,当初来滨城也是国为这里靠海,都说这里是全国最美的海滨城市,背着包就来了。”安铁被暖烘烘的阳光晒得懒洋洋的,伸展开四肢,躺在船的一头,双手枕在脑后,眼睛望着满是流云的天空。 “啊?听人说好你就来了,万一别人说的不可信呢?”小桐桐抱着膝盖,下巴搁在膝头,眨巴着眼睛看着安铁问道。 “呵呵,小丫头,挖起我的隐私来了,你不是说要跟我说说你的事吗,怎么?不想说了?”安铁国为想说,所以反问小桐桐。 小桐桐听安铁说完,叹了一口气,坐在船头快蜷缩成一团的红色身影似乎抖动了一下,轻声道:“你真的想听我的事情吗?你是不是觉得我家有那多秘密啊?”

本文由美狮彩票发布于美狮彩票小说,转载请注明出处:安铁见小桐桐听自己这么一说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