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美狮彩票 > 美狮彩票小说 > 这时知道思佳还想不开

这时知道思佳还想不开

文章作者:美狮彩票小说 上传时间:2019-09-25

「思佳,商伯母让我来看你。」 思佳睁开眼,看到邵谦站在床前。 「思佳,伯母告诉我你病了。」眼底有着焦急。 他还关心她。 思佳笑,却比哭还憔悴。「邵大哥,你来了。」 「为何会弄成这副模样?」 邵谦似要哭了,跺脚道:「那日在餐厅,我不该把江绪介绍给你!」 思佳闭起眼,摇摇头。 邵谦觉得自己又说错话,十分愧疚。 「思佳,你说说话。」不该再提到那人的名字。 思佳睁开眼,直对住他。 「邵大哥,你对他了解多少?」 邵谦立时目光闪烁。 「他?谁?」 现在他反来装胡涂。 思佳叹气。「邵大哥,你坦白同我说,是对我好。」 自从那日在江府前见到他,她已经个把月没再看见到江绪。 公司一直没去,无故旷职,就算有特别待遇地无用,两星期前已经接到解雇单子。学校更是不必说,大考都没去,已注定升不了级,除去休学一途,再无它法,否则只有等着被退学。 然后她就病了,病势沉重。 「已经弄成这样了,还有必要知道他的事吗?再说,邵大哥知道的不见得多过你!」 这确是实话!邵谦根本打不进江绪那票人的中心,大家一起玩,仍分有阶级。 思佳声音虚弱。 「邵大哥,我不愿做个胡涂人……」 邵谦叹一口气。 「追根究底又怎样?能改变什么?」 「不能改变什么……」 思佳喃喃地说:「但我想知道,自己输在哪里。」 「思佳-」 「邵大哥,你帮帮我!」她哀求,那么虚弱,还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。 邵谦一震,忙去扶她,心里知道思佳是动了真情…… 「快别起来,我帮你就是!」 终于不忍拂逆她!终究是他爱慕的女子,况且这样求他,他怎么狠下心拒绝? 是在知道自己喜欢上她的那一天,宿命的遇上江绪……一切真是命运。 邵谦终于说:「等你病好些,我带你去见一个人。」 思佳问:「是谁?」 「有关于江绪,他知道的比我多,但我得问他肯不肯见你。」 当初就是那个人,带他进江绪那挂公子哥的圈子。 亦即,那个人是「PLAY」的原始成员。 思佳努力把病养好,待好了六成,她已要求去见邵谦提到的那人。邵谦抵不过她的执着,只得依她。 好不容易让那人答应见思佳,说服那人的理由,竟然是因为他听闻了思佳的固执。 「是这样吗?」那人知道后挑起眉,似笑非笑。 「挺有勇气。」笑完后就点头答应。 邵谦开车,带思佳到阳明后山,停在一幢石砖别墅前。别墅很洋化,建筑物设计新颖。 邵谦把车开到前苑,已经有守卫出来开车门,接过车钥匙,把车开进地库。 思佳黯然,当初她在江府外守候,见到的也是这种派头。 这是公爵王爷府,岂是一般民家! 佣人请两人进屋喝茶。 「少爷一会儿下来。」佣人这么说。 两人等了片刻,楼梯传来脚步声。 思佳眼一花-好坐俊美的男人!高鼻凤眼,身量挺拔,最叫人震慑住,是那一身矜贵气势! 江绪也出色,却是另种放肆的男人味。两人足可分庭抗礼。 尽管如此,她却没有初见江绪时,那股脸红心跳的激动。 「阿介。」 连邵谦见了他,也身不由己站起来。 邵谦既然和江介有交情,自然时常见到他,但每回还是叫他身上那股气势震慑祝 江介从楼梯下来,对住思佳笑。 「这位是商小姐?」 声音略低,有天生的性感磁性。 思佳点头,定定直视他。 江介挑起眉,嘴角的笑痕勾深。 邵谦道:「思佳,这是江介,他同江绪都姓江,是堂兄弟。」 江介懒懒补上一句:「阿绪年纪比较大。」又说:「坐啊!」 大家坐下,而江介的坐姿,出奇豪旷。他一腿横叠,两臂搁在椅背上,姿态放肆。 邵谦说︰「阿介,思佳有一些问题……」 「阿绪的私事我不便干涉,请商小姐来只想奉送一句-」 他两眼炽盛,对住思佳。 思佳仍直视他。 他眯起眼。 思佳说:「江先生,有话请说。」 神态一派安定。 江介似被她的态度所迷惑,笑着问:「商小姐不怪我不帮忙?」 思佳轻声说:「江先生如果愿意指点,我感激你一辈子。」 江介笑意更浓。 「那倒不必,我最怕女人感谢我!」感谢到以身相许的例子多得不胜枚举,他可吃不消! 思佳有了一丝笑意,双眉仍然深锁。 江介定睛看她,似在研究,半晌后淡淡开口:「我原本想劝商小姐,感情之事,切忌强求……」 思佳身子一震。 江介看在眼底。 「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!」 邵谦「肮地发出一声。「阿介-」 之前他们说好,要叫思佳死心的! 江介手一挥。 「阿谦,商小姐现在病入膏肓,三言两语已经治不好他,重病需得重药医!」 思佳身体又是一震。 邵谦闭上嘴,无奈地望向她。 江介问:「商小姐病了一阵子,有否留意到报上的消息?」 思佳点头,她知道他问的是什么。她看到报上启事,江绪将在近期与另一财团董事的独生女订婚。 那名财团董事之女,自然不是王芷娟。 正因为如此,思佳才迫切想明白江绪,他到底在想些什么?或者,他骨子里竟是个浇薄的男人? 他待她们-她和王芷娟,可有过真情真意? 她一定得亲自问他! 「那好,」江介换个姿势,大剌剌地敞开双腿。「汇韫少主的订婚宴,贵客云集,我必定也会亲自出席。如果我请商小姐届时任我的女伴,不知商小姐可否赏光?」 思佳睁大眼。纵然她不明白江介的目的,但她知道,他在给她机会! 邵谦也吓一跳,那种场合,是连他也进不去的! 思佳有些激动,她问:「你为什么要帮我?」 江介笑起来,漂亮的嘴角上扬,显得有些邪气。 「你说为什么?」 他反问她,语调有些轻浮,同他的气质大大不台衬! 思佳越皱紧眉头,她应付不来他!这是一种天生占尽优势,她不能揣测的另一类人! 她只得说:「如果我知道,就不需问你。」 「说得好!」 江介叠腿,手支着下颚,玩世不恭地道:「原因我也不知道!大概……只是觉得有趣!」 邵谦抢着说:「阿介别开玩笑,思佳是认真的!」 邵谦仍然不甚认同,让思佳再接触到江绪,那样的豪门,若他执意不见她,思佳己无半分机会。 江介看定思佳。 「商小姐也认为我在开玩笑?」 思佳回视他,语气轻柔坚定。 「请带我去。」 江介炯亮的锐眸透出了一丝兴味。 「那好,」他站起来。「届时我会再同你联络!」 邵谦愁眉苦脸。 思佳由衷说:「谢谢。」 邵谦开车载思佳回去,江介并末送出。 邵谦心事重重,当事人已决定,他再反对地无用,只得妥协。却仍忍不住问:「思佳,他都要订婚了,何苦执着,还要纠缠下去?」 思佳不说话。 邵谦只能叹气,暗中知会商母,谈话的结果。 之前思佳消瘦憔悴,又莫名把工作同学业都荒弃,还无端端生一场大箔…商母虽然心急如焚,却深知女儿个性,因此不询问女儿,也不忍逼她,后来才从邵谦处得知始末。 这时知道思佳还想不开,终于忍不住劝。 「思佳,可否听妈的话,不要去?」 商母心中有极强烈的坏预感! 思佳低头,轻声问:「妈全知道了?」 商母点头。「妈希望你学着保护自己一些。」 思佳却摇头。「妈既然知道了,就更该明白我非去不可的道理。」 商母不以为然。「这么做根本毫无道理!」 思佳黯然。「这件事本身就无道理可言。」 商母愣住,半晌后只能叹气。 爱情,有什么道理? 商母是过来人,当然明白个中三昧,她更明白女儿那种执着、累苦自己的脾气!知道女儿己听不了劝,商母看着心痛,也只能任由她去。 一个月后,思佳接到电话。 「商小姐,我是江介。」 思佳心一颤。「江先生。」 「明天一早我会派人到住处接你。」 「我知道了……」 对方已收线。 思佳轻轻放下话筒。来了,该来的还是来了。 隔日思佳一早起床,梳洗完毕,商母昨日值夜,尚在补眠,思佳没有惊动母亲,一个人到巷口静静等候。 不多久,一辆黑色大房车开过来,司机下车来,问:「商思佳小姐?」 思佳答:「是。」 司机打开车门。「江先生让我来接您。」 思佳点头,上车。 车子直开到上回见江介的那所石造别墅。到了屋内,思佳没看见江介,只有一名女管家模样的妇人出来迎接她。 「商小姐,少爷吩咐我打点你。」 思佳不明白。「什么?」 妇人笑。「商小姐得打扮好才能赴宴。」 思佳点头,原来如此。 妇人带思佳上楼,几个人负责打点她的衣服、头发、化妆……直忙到下午才略有规模。 终于江介上来接她,他看到盛妆后的思佳,眼睛一亮,撇开嘴笑。 「真美。」 「谢谢。」思佳道谢,心情却是沉重的。她瘦了许多,卸了妆后肯定憔悴,这时再美,也不过是假相。 她掉头,看着镜子里盛妆的自己,这是谁?连自己都不认得了。这是她一生中至重要的一日,却不能以本来面目示人。 江介来到她身边,挽起她的手。 「笑一笑,你此刻是我新近觅得的新欢!」 思佳笑了,却是苦笑。 两人乘上午那辆房车到市内一间五星级饭店。 思佳跟着江介进入酒席会场,一个漂亮挺拔、有双邪气眼瞳的男人,身边挽着一名娟秀美人朝他们过来。 「阿介!」 江介闻声知人。 「克邵?」 他看见唤克劭那名男子手挽的女伴,面露一丝惊讶,随即勾起嘴笑。 「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!」语气调侃。 君克邵眯起眼威胁。 「小心你那张俊脸!」神情却有几分狼狈。 江介自顾地笑得得意,压根儿不把威胁放在心上。 那美人不去理他们,拉过思佳,对住她笑。 「你好,我是裴箬。」 思佳点点头,一时不知说什么。她心情实在放松不下。 裴箬似看出她的不安,眼底掠过些什么,轻轻说:「来,你的发梢乱了。」 她伸出手,为思佳理理发,似个温柔的大姊姊。 思佳一愣,一股热流蓦然涌入心坎,她怔怔对住裴箬。 裴箬笑,小声耳语:「小妹妹似有好多心事?」 思佳愣了一阵,然后摇头,再摇头…… 尹克劭找来,语气不满的质问:「为什么离开我!」 裴碧瞧他一眼,蓦地笑了,清俏的丽颜瞬间散放光芒,她轻啐他:「别像个孩子!」 尹克劭上前一步,搂得裴箬死紧,咕侬一声,皱起眉头,生闷气。 思佳把一切瞧进眼底。这两人,是深深相爱的了……她多羡慕。 君克劭拥着裴箬急急走开,不让她再同思佳多说一句话,免得分散对他的注意力。 无奈中,裴箬只能掉头苦笑,目光深含歉意。 思佳回报一笑,这是她今晚第一个笑容,也是唯一的一个。 尹克劭同裴箬走后,思佳转头,见到江介左右张望,似正在找她。 思佳返到角落,默默缩在一株景观树后。 酒会是自助方式进行,她看着这一室衣香安影,喧嚷的人群,突然一个拔高俊挺的身影拉住她的目光! 她看到江绪,今晚的男主角。他一身铁灰西装,长发随意系在脑后,说不出的潇洒迷人。 思佳先是一愣,之后看到他谈笑自若,心渐渐冷,想起今晚的目的,脚下悄悄移动步子,心中暗暗盘算……来前她已改变主意,她今晚另有打算! 她慢慢往入口移动,刚才进门时她注意到休息室在入口另一侧。转入侧廊,她果然看见指示标志,几间房门上各有名牌,她放眼看去,目光停在女宾休息室。 廊上左右无人,思佳自怀中取出一纸信封,慢慢靠近……站在门外,犹可清晰听得门内的说话声及不间断的笑语,思佳略一迟疑,使将信放到门缝下,在门上用力敲了两响后迅速奔走。 是的,那是一封揭发信,是一封黑函! 思佳快步离开,奇怪的是她心不跳、气不喘,十分镇定。这么做也许半点成效也无,但她已顾不得后果,她只想出了这口气,让他的婚姻不得顺遂,一辈子有疙瘩! 如果今日江绪要娶的是王芷娟,那她无话可说,只会尽力争龋 可是他却去爱了别人。是他教她恨他! 思佳转过廊道,回到婚宴入口,突然她左手臂被一股大力抓住,把她往反方向扯-思佳一抬头,看到江绪铁青的脸,他扯住她往廊道另一端拖走。 思佳挣扎。 「放开我!」 他不理会,一径把她拖到走道尽头,一间空置的休息窒。 「这是什么?」 一进房内,他把她甩在室内一张皮质躺椅上,手上出示一封信笺,寒声质问。 思佳看到那封信笺,突然仰头笑出声来。 「你会不知道那是什么?你没有看过内容?就算你没有,也应该有人就着信中的内容质问过你!」 他眯起眼,手上一使劲,信封霎时绉成一团,他哼一声,嘴角蓦地绽出冷笑。 「你的算盘打错了!」 思佳一呆,不明白他的意思。 「我早看见你进入会场,见你行迹鬼祟,一直跟在你之后,这封信除了我之外,没有第二个人看过!」 他面露鄙夷之色,蓦地痛伤了她的心。 不不不,她的行为确实卑鄙,可是他比起她来只有更龌龊百倍! 他却指着她,神色厌恶,冷冷地道:「原来你跟王芷娟一样,是那么工于心计的女人!」 思佳脑子里顿时轰地一片-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? 他上前数步,把她自椅子上抓起。 「你信中所谓的真相是什么?」他对住她,残酷的笑。 「全是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女孩满脑子的幻想!就算这封信到了我未婚妻手上,你以为能对我造成什么伤害!还是能为自己谋到什么利益?你根本就是头脑不清,愚蠢、幼稚到无以复加!」 思佳身不由己望住他冷酷的眼,心口一阵阵抽痛,只能虚弱地一再说:「放开我……放开我……」 「放开?」他冷笑,眉眼犀利无情。 「我才要你放开我,别再缠着我不放,惹人厌烦!」 「我没有……」 她没有……她今天会这么做就是要同他绝裂的! 她恨他的,她怎会缠住他…… 「没有?」他的表情像是听见世间最好笑的笑话。 「你搞黑函不就是摆明不跟我善罢甘休?一个女人耍心机、玩手段已经让人厌烦,再加上痴缠不休,简直就是讨人厌到极点!」 思佳脑袋嗡嗡荷,心痛得纠结成一团,她自我防卫的喊:「我从来没想过纠缠你,是你的行为逼我恨你!」 他掐紧她的手臂,五指深陷进她柔软的臂肉里。 「我对你做了什么,嗯?」他用力摇晃她,扯着她的手臂。 「搞清楚!明明就是你用那双眼不断挑勾我、暗示我,现在想全赖在我头上。」 他突然放手,思佳蓦地跌倒在地。 她到底在做什么?她为什么在这里……她是个傻瓜,还是小丑?他的话为什么仍然能伤害她! 「原本,我对你还有一丝愧疚,但是现在-」他冷笑,野蛮地抓住她的长发。 「还是印证了我当初的顾虑不错,你的确跟王芷娟一样下贱!」 思佳被迫仰起脸看他,清清楚楚看见他眼中的哀恸……为什么? 他的话一字一句都是伤她、控诉她,他为什么会哀恸? 他转身欲走,突然间,思佳用尽力气抱住他的腿他欲踹开她。 「你做什么?放开」 思佳喊:「你这么指控我,没有理由!」 她不放手,与他纠缠,她要知道他眼中的哀恸所为何来! 他恨声道:「你的行为就是最充分的理由!」 思佳打定主意不放,他踹她不开,只能抓住她的手,用力撕扯她。思佳摔倒,两人齐齐跌在地上纠缠成一团……她是拚了命的,他一时不能摆脱她,两人的rou体交缠相叠,她终于闻出,原来他身上有一股浓浊的酒味。 僵持不下间,她芳郁柔软的女性躯体,紧挨着他强健硬硕的男体磨蹭,他眸光倏黯,气息浓重的粗喘,突然他一手抓住她两只手腕,扳在她头顶上,跟着动手扯她的衣襟-「不要!」 思佳心一惊,想要挣扎,情势却已逆转,换成他不肯罢休。 「来不及了!」 他粗暴地拉扯她的上衣,翻身压住她,令她不得动弹。 思佳狂乱的摇头想摆脱他。 「你放开我-」 他突然像不耐烦。 「少装模做样了,你不是就想要这种结果吗?我现在就成全你!」 她领悟到他态度里的冷酷,知道他不会罢手。 他终于扯下她的衣衫……

本文由美狮彩票发布于美狮彩票小说,转载请注明出处:这时知道思佳还想不开

关键词: